第七百六十八章 朝朝暮暮

-

  流口水?这怎么可能,哥们上辈子可也是风流过的,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,金毛的,黑皮肤的,这...!

  韩艺对于自己的定力那是非常有信心的,方才只是一时惊艳,故此愣住了,流口水这种猪哥的行为,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,可是当他下意识的伸手摸向嘴角时,只觉有些湿湿的。

  尴尬!

  无比的尴尬!

  韩艺整个人都傻了,不敢置信一般。

 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,主要元牡丹的身段确实是无与伦比的,与韩艺差不多高,也有一米七五,比例又好,腿忒长了,又穿上这种华服,太雍容华贵了,正面走来,真是无比的惊艳,以至于他愣了好半响,元牡丹都来到他身边,他都还未反应过来。

  “哈哈---!”

  堂中先是已经一片寂静,随即爆发出一阵哄然大笑。

  元牡丹虽未出声,但是手中的扇子还是微微颤抖了几下。

  这真是丢脸丢大发了,但愿疯子鹫别把这当笑话告诉萧无衣,不然的话,我特么就惨了。

  韩艺只能装憨厚的挠挠头后颈。

  他这一动作,立刻博得了元乐的同情,站起身来,走到台阶上,元鹫赶紧站起身来,他这也是活受罪,若是元禧坐在那里,多稳呀,根本不用起身,可是这家伙偏偏要赖在那里,长辈站着,他还不能坐着。

  这元乐一上去,下面立刻安静了下来,总算是化解了韩艺的尴尬。

  元乐拿出一张纸来,照着上面念了一通,韩艺也没大注意听,大概就是宣告何时何地在谁谁的见证下,他与元牡丹结为夫妇,还有一些祝愿的话。

  言罢,纸一合,立刻进入叩拜礼。

  这叩拜的第一人就是鸠占鹊巢的元鹫。

  只见元鹫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傻笑,笑得整个人是一耸一耸的,但是眼角却泛着泪光,看得出他是打心里的高兴。

  但是韩艺却觉得非常不爽,暗道,这混蛋,摆明就是在占我便宜啊!索性就放空了自己,或者说麻木自己,与元牡丹跪了下去。

  “好好好!”

  元鹫笑的嘴都合不拢了,搓了搓手,似乎显得很紧张似得,突然想起什么,有赶紧朝着一旁的元烈虎招招手,元烈虎赶紧端着托盘上前,将红布掀开,只见上面是一根晶莹剔透,翠绿的棍子,大概有二尺长。

  韩艺双目一凸,传说中的打狗棒?难道这厮是丐帮的帮主?

  元鹫拿过玉棍来,先是朝着韩艺道:“好妹夫,你的那份礼物已经送给你了。这一份是我送给小妹的礼物。”他又向元牡丹道:“小妹,如今你马上就要嫁做人妇,大哥也不能时常在你身边保护你了,故送此训夫棒于你,若有人欺负你,你只管用此棒教训他。”

猜你喜欢